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慈善人物 >

她很了不起的,朱智红

时间:2021-05-08 15:05来源:腾讯公益 作者:沂蒙慈善
  
















     河南平顶山市,一间不足30平米的旧租屋里,一个10岁的女孩独自躺在沙发上睡着了,等她醒来,屋里只有一堆方便面。一直到深夜,疲惫的妈妈才进家,女孩一下子哭了,她说:“妈妈又带孤儿去看病了。”

    女孩的妈妈叫朱智红,常年自掏腰包,奔走在照顾遗弃孤病儿的路上,17年来,她和姐妹们已经照顾了894名孩子。

    为了孤病儿,她倾其所有,自己一家5口却租住在只要100元/月、且不足30平米的旧房子里……

    她很了不起的

    邻居:每月只付得起100元租金,但她很了不起的。

    拥有500多万人口的平顶山市是工业城市,工厂高大、高楼林立,每天一派繁忙的景象。一片低矮的旧楼房,就“藏”在城市的一个不起眼角落,一些外来打工者,为了省钱,很愿意花100元,租一户30平米的房间住。

   可是,很多邻居发现,其中一户家庭显得很特别——30平米的房间,住进了一家5口人,而且,这家人还都是平顶山本地人。租户女主人名叫朱智红,她每天都是早早外出,经常深夜才回家。 

   朱智红一个本地人为什么只租得起100元一月的房子,她每天那么匆忙,到底是做什么工作呢?直到有一天,深圳建辉慈善基金会的志愿者带着慰问金去看望朱智红,邻居们这才知道,在河南平顶山市有一个叫做“爱之家”的地方,那里专门抚养和救助需要特殊养护和医疗援助的“被弃孤残儿童”。

    而“爱之家”的主要创办者,居然就是这个每月为租金发愁的朱智红,而且,朱智红曾是平顶山市一家医院的护士,收入并不低。

    女儿:最盼望的礼物,就是妈妈早点回来抱抱她。

   “她为了抚养救助被遗弃的孤儿病儿,付出了太多太多。”一位知情人士感叹。 

   朱智红觉得,如果不是2003年“那一眼”,她可能平静地工作生活,也有自己的房子,一直生活到老。 

   在2003年,初为人母的朱智红第一次参加公益活动,她们到福利院看望孩子。福利院里,那些被遗弃的孩子看着朱智红,单纯的眼神,让朱智红的心震动起来。此后她便隔三差五地往福利院跑,她的举动让家里的几个姐弟都受到感染,成为和她一样热心公益的伙伴。 

   2004年的一天,朱智红和姐姐在福利院见到了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小党政,在福利院院长的同意下,她们带着这个7个月的女婴寻医治病。在姐妹们的精心护理下,小党政顺利康复了。朱智红和姐姐信心大增,一些患病的孤儿陆续被俩姐妹带回家悉心照顾。

    患病孤儿多了起来,姐妹俩的家都容不下了,于是,朱智红和姐妹们决定办一个家庭寄养点,专门接受那些需要特殊养护和医疗援助的孤残儿童。

2007年10月19日,“爱之家”取得相关资质后,正式成立特殊民间公益组织。在这里接受照料的孤残病人通常是:早产低体重、需要特殊养育的、或者是术前术后需要特殊护理的,他们大多来自平顶山境内条件有限的福利院或救助站。

   “2007年成立时是靠我们姐弟几个凑钱,2008年初,我们经历了没有奶粉、交不上房租、心脏病孩子急需手术等一系列困难。”朱智红回忆说,后来 “爱之家”的境况慢慢改善,朱智红更忙了,看着妹妹忙得“脱形”,二姐朱永红很不是滋味,她决定更加支持“爱之家”工作。

   朱智红每天来回奔波在单位和“爱之家”之间,常常晚归。有时候还要送孩子去北京上海求医,最多时,一个人要带四个孩子上火车,根本顾不上回家。

   朱智红每次深夜回家,都会看到女儿蜷缩在沙发上等母亲拥抱。

   一天深夜,带完孤儿求医之后,一身疲惫的朱智红回到家里,她发现家里静悄悄的,女儿妞妞蜷缩在沙发上睡着了,眼角还有泪痕。原来女儿一直在等待母亲回来抱抱她哟。

   有一次,女儿哭的时候无意中说:“我理解你照顾那些孤儿,可你也要管管我啊。”这话,像重锤一样“砸”在朱智红心口,她落泪了。 

    两难:曾经家里没有女主人做的饭菜,只有方便面。

   朱智红经常带着伤病的孤儿走在求医问药的路上,去过她家的朋友都有一个印象:小朱家的家具逐渐旧了、没了,家“空”了,有一件东西却越增越多,那就是方便面。 

   朱智红家里放着成箱的方便面,朱智红的丈夫和女儿经常泡方便面吃。女儿妞妞告诉朱智红,爸爸有时候烦,就去喝酒,就着方便面把自己灌醉。

    不知不觉,朱智红为弃婴奔忙了9年。在2012年年初的时候,她的丈夫失业了,忙碌在外的妻子竟然毫不知情。直到半年之后,丈夫眼神冷漠,才让朱智红猛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。朱智红试图和丈夫沟通,但丈夫愤怒地说:“我快乐的时候没人分享,我失落的时候没人陪伴,失了业也没人来安慰我!”妞妞曾经对妈妈说:“方便面吃完了,爸爸对你的心也凉透了。”

   听了丈夫和妞妞的话,朱智红感到无比自责,她对一直支持自己的二姐说,自己真的没有时间顾家,“那么多病情危急的孩子等着救命,一个接一个,停不下来。”旁边的二姐很想安慰妹妹,却无法开口。

   那段时间,为了是否救助刚失去母亲的婴儿刘思涵的问题,姐妹俩因为分歧发生了争执,朱智红当时急得号啕大哭。一向沉静镇定的妹妹情绪如此失控,这让朱永红一时手足无措。她意识到,家庭的困难和照顾婴儿的困难,快把妹妹压垮了。朱永红默默地在“爱之家”更尽一份力,分担着妹妹的压力。

  坚持:为几百元医药费她曾几乎下跪,可从不私用机构钱

  家庭的压力,机构的运转,让朱智红朱永红晕头转向,朱智红记得,有天晚上,她抱着一个身患新生儿黄疸的弃婴去住院,手里只有两百元钱,医院不收治,她急得几乎要下跪。“那时,我们恰好在网上认识一些爱心人士,他们帮我们在网上发帖筹措物资。后来,福利院陆续开始支持孩子们治病的路费。 

   2013年底,福利院开始支付孩子的寄养费,每人每月800元。慢慢地,在社会各界的支持下,我们的困难情况才有所改善。”朱智红向深圳建辉慈善基金会的志愿者回忆道,她经常为了弃婴自掏腰包,家庭渐渐入不敷出,她们一家5口只能租30平米的房子,即使这样,她和朱永红仍然不动用机构的一分善款。

    朱智红姐妹的“爱之家”,逐渐为人所知,全国各地爱心人士的捐款和各种物品也逐渐多了。朱智红和姐姐商量,决定要对得起每一分善款。为保证账务公开透明,“爱之家”会定期在网络论坛上公布资金明细,财务报表也请第三方专业人士来做。姐妹俩知道,对得起每一分善款,“爱之家”会越来越被人理解的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
发布者资料
管理员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:高级会员 注册时间:2009-06-10 16:06 最后登录:2021-09-14 09:09
推荐内容